我喜欢晨时出去散步,沿着村东田间弯弯曲曲的小路感受大自然的寂静美。窗外淡淡的雾,让我心灵深处漾起一层层涟漪。

  脚下腐叶发出的“咝咝”声使我静驻,枝叉上新艳的小花如同《西厢记》中张生的琴声叫人心疼,迎面而来的一缕缕清香让我想起史铁生的散文:“人走来在每一步,每一步,其实一步步都是走在回去的路上。??”

  透过一层层孕育着新生的雾,我内心 泛出一丝欣喜。人走来的每一步也便是走近归宿的每一步,就像枝头的小花一样最终是要溶入泥土的。它生命中盛开的时节也便像我们生命中能标识自己的时间。我们生命中只有几片不稳的生活场景靠着矮小的篱笆桩瑟索着,许多事情都变得模糊不清,只有淡极又淡极了的几许痕迹随着晃动。

  这时间,东天已露出微微的红光。这时,我的心绪清醒了许多。

  晶莹的露珠轻轻地从叶脚滑落,一只布谷鸟从枝头窜向天空,叫声很清脆,“唿”的一声划下一道漂亮的弧线,飞得无影无踪,既而,远处的那片朦胧化成一幅清逸的水墨画。

  昨天被今天所吞噬,而今天又将被明天所淹没。终究,今天是要成为历史的。

  一时间,太阳出来了,洒着多彩的光线。生命中的今天我们又能留下什么呢?

  我为今天的掩门漫步而欣喜不已,于是,我立刻回到我的小屋,捉笔伏案,续写我的诗行。

  当我收笔时,窗外正是一片绚烂多姿的朝云。